1分28-手机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1分28-手机版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10 20:12:1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:对于岛内的军队来讲,他们在“汉光军演”时搞一些花拳绣腿的表演功夫,目的主要有三个:其一,既是为了向岛内的纳税人有所交待,表明他们的钱没有白花,也是为了给岛内民众打气,即“我们有能力保护你们”;其二,则是为了对大陆虚张声势,表明自己有能力跟大陆一战;其三则是要表演给美国看,让美方认为“台军还是蛮有战斗力的”,并把更多的武器售卖给台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我个人看来,对于这单军售案的认识,我们一定要避免出现三个误区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网友喊出“拒绝暴力罪犯来台”。↓“爱国者III型”防空导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,如果是新的呼吸道传染病,发生在夏季的可能性比较小。即使是新冠肺炎,最早发生在冬季。非典也是最早发生在冬季,还包括流感、禽流感。第二,全球新冠肺炎大流行的情况来看,哈萨克斯坦也是受影响很大的国家,病人数和死亡数对本国影响很大。第三,从病死率来看,也在新冠肺炎范畴内,同时考虑到他的医疗能力和检验检测能力。我个人认为,是新冠肺炎可能性更大。多家香港媒体报道,袭击香港警员在机场被拘的24岁黄姓男子,逃亡最后目的地竟是台湾。消息传到台湾后,岛内网友愤慨:“台湾成了罪犯天堂?”台湾“专收垃圾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需要避免的第二个误区,就是以为这次军售仅仅是美方在帮助台湾的“爱国者III型”导弹更换零件,类似于小汽车的定期保养。事实上,这份军售合同的目的,是要在未来的三十年时间内,帮助台湾的“爱国者III型”导弹进行所谓的“重新认证”,而这个“重新认证”就不仅是定期更换老旧零件那么简单了,它包括了“爱国者III型”导弹软硬件的更新计划。也就是说,未来美方将会因应形势的需要,或者说根据中国大陆武器的发展进程,及时帮助台湾升级“爱国者III型”导弹的拦截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,吴怡农的这番讲话,为什么会在岛内引发轩然大波,既有人坚决反对他的说法,也有相当多的人认同他的说法,以至于蔡英文本人都不得不亲自出面来澄清?我认为,这背后恰恰反映出了包括吴怡农在内的“台独”分子内心对当前情势的紧张与焦虑。紧张是因为,最近一段时间以来,中国大陆正在出重手解决香港问题,出台了香港国安法,按照岛内一些人的想法,在解决香港问题之后,不排除接下来大陆会腾出手来解决台湾问题。再加上,最近一段时间以来,解放军强化了在台海的军事存在,绕台航行的频次比以前更多了。焦虑的原因在于,在岛内“台独”气焰日益高涨并导致两岸情势如此紧张的态势之下,包括吴怡农在内的“台独”分子担心,以当前“台军”的战力和士气,根本保护不了“台独”。也就是说,这背后实际上反映出了“台独”势力对台军“恨铁不成钢”的复杂心态,对前路茫茫的一种焦虑情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“星岛网”报道截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警方根据调查发现黄姓男子当日持刀犯案后,曾回到寓所拾东西,随后在他人协助下,前往机场企图搭乘航班离港以逃避警方拘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个误区是,跟过去所有的美台军售案一样,无论是美国向台湾出售“爱国者III型”导弹,还是帮助台湾维修“爱国者III型”导弹,都是台湾在当冤大头,花了大价钱弄了一堆华而不实的破铜烂铁。我认为,对于台湾来讲,“爱国者III型”导弹虽然并不是进攻型武器,是属于防御性的武器,但是它对于台湾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。过去十多年以来,美国出售给台湾的那些爱国者II型和III型导弹,其目的,就是企图要削弱中国大陆的军事优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4岁的黄姓男子(左)涉嫌以利器刺伤警员